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世态炎凉

瓶邪 试阅 【麒麟】

茶杯的文,真的是吃到打饱嗝【嗝~~】

晨曦2819:

茶杯的文~也是超好看的一篇哦~


谁家的茶杯啊:



wanning:




1.内含18R




2.甜而平静的日常




3.半兽化表现注意








(一)




雨村一旦入雨季,暴雨就像天漏。




大雨倾盆,周围几条瀑布从高处冲泄而下,溅起的水混进小河窄溪,所有的水渠之内都如万马奔腾,激荡的水声震耳欲聋,这小小村落总给人一种即将被雨淹没的错觉。




昨夜暴雨肆虐一宿,直到今晨空气里还透着潮湿与凉意。我在水汽氤氲中醒来,被窝温暖又安逸。吧嗒吧嗒的雨水在窗外敲击。落叶在水洼里打转胖子的大嗓门儿在外屋回响,亲切而震耳欲聋。伴随着锅铲相击的闷响,食物熟透的姿色撩人,约么它们的香气也会很快在老屋里弥漫开来,只是蛇毒的后遗症让我闻不到罢了。




自打我们仨收山以来,我夜里睡的愈发沉静,这样一来也不知他们几点醒。




雨帘如珠似玉,接连不断滚滚落地,我前院后屋走了一圈依然没有看见小哥的身影,胖子在灶台间忙得风风火火,抽空瞟着我一眼,立刻指挥我去鸡窝弄两枚鸡蛋给他。王大厨在烹饪时下的指令我一定要听的,瞅瞅外面这不绝如缕的浩大雨幕,我随手摸把伞就朝往门外走。




雨村的村民常常把鸡散养,毕竟这地方的人养的几乎都是最出名的河田鸡,尤爱将其放养在山坡竹林。跟喂饲料的鸡不同,它们吃的是往往是野虫鲜谷,自己去刨土觅食。这种古老又天然的饲养方法使河田鸡的肉质鲜美到令人咂舌。除非到了雨天,主人们才会把它们关进鸡棚。我撑着伞沿着泥泞的土路走了一段,鞋帮渐渐被泥水打湿成湿漉漉的暗色。




今天的鸡窝,实在安静的不同寻常。




如果是平时,我一旦靠近这里就会听见母鸡们警惕的咯咯声。然而今天除了单调的雨声,再没有别的。这里实在太安静了。某种好久不见的不安叫我忍不住想念自己的大白狗腿。离得愈近神经愈紧张。肾上腺素似乎有往上飙升的趋势,隐约听见衣料与草叶摩擦的声响,我并没有很强烈的好奇心,好奇心之于我已经逐年消亡,这与年轻时的我截然不同,何况此时我还做出了同样面对这同一事件但我在十年之前绝对不会做出的举动:




——我把伞平静的撑稳,陡然朝声响处一冲。




很快就瞧见鸡棚旁边半蹲着一道熟悉的身影。而我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他回头望我,一双漆黑的眼睛恬静而淡然。我打量着他此刻的样子,顿时愕然。




他并没有站起来。他没打伞,整个人毫无防备的承受着雨珠的洗礼。水沿着他的额头往下淌,从头到脚浑身湿透,甚至连睫毛也挂上几滴剔透水珠,湿漉漉的薄衣衫勾勒出他轮廓优美的肌肉线条。




然而这些不是重点。




他漆黑的发丝间,如树枝般伸开两簇覆着细绒的鹿茸般的犄角,此时犄角上的细密绒毛也被雨水打湿,看上去柔软又坚硬。只是他的眼神依旧是清澈出尘,还在静静的凝视我。




“小哥?”




我低低的唤了一声。他闻声抬眸,很快便主动朝我靠过来,起身时他头上的犄角轻轻擦过我手腕,那种带点温热的微妙触感分外陌生。我险些拿不稳雨伞。照理说浇了这么久的大雨,人体体温会降低,但他的体温依旧很高,甚至比我的手指还烫。




在酷暑中生长的娇美花草大都被连日来暴烈的雨水冲打的七零八落,芳草萋萋,花瓣残存,低头一看尽是些萧条的景色。那些可怜的植物纷乱纠缠着混进松软的泥土里。我抬手把他拉进伞下,两个人搂在一起慢慢往回走。




小哥的变化给胖子吓的锅铲脱手,但也就是措不及防的第一反应,胖子冷静的很快。他毕竟是潘家园的胖爷,起码他也是个见多识广之人。赶紧帮我把小哥安置在屋里,一边拿毛巾七手八脚的给他擦干一边想着他的兽化起因是什么。我推测是小哥他“胎里麒麟”带来的某些副作用,说不定有活到一定岁数就会让持有者长出麒麟角之类的神奇变化。




毕竟张家人迷点太多,秘密成山,直到如今不过是窥见冰山一角的地步。




小哥淡淡地望我一眼,握住毛巾自己擦拭着那两枝半干的犄角,我注意到他的指甲比平时尖锐锋利许多,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现在只看闷油瓶指甲的话,一定会让人联想起深夜山林里咆哮的猛兽。








试阅结束啦,全文见本子哟,希望感兴趣的同好们加入本刊群进行交流:




487359125


评论
热度(94)

© 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