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虚

好好活

瓶邪 试阅 愿逐月华流照君

晨曦太太的文真的是超棒超棒超棒的!!

紫茜茜茜茜:

晨曦太太也发试阅啦ww~


晨曦2819:



#和几位太太 @紫茜茜茜茜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月藏_  @青山姑娘 @谁家的茶杯啊  @如故蓝  @STAlgorithm 的合志文,放一部分试阅~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的文.....好难.....




其一.




夜深。




张起灵披着一身月光,推开虚掩的门。他在这里住了挺久,哪个地方有什么东西也摸得差不多了。就像他现在走到桌子边,忽然摸到一支硬硬的东西,放在手里摸索了半天,才确定了是一支蜡烛。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在桌子上放了蜡烛,他向来用不着那玩意,于是准备收起来放到别处去。




“别点我。”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手上的动作不禁顿住了。这声音温润柔和,甚至还带一点未褪去的稚气。




屋里还有别人?




他心下疑惑,仔细听了一会,确定了这房里并没有生人的气息。




一时间他真的以为只是自己太累了,方才的声音不过是个幻觉,因而并没有在意,仍伸手攥住了蜡烛。




“求求你,别点我。”




声音再度响起,这次绝对不是他幻听,是真的有人说话。可是是谁?张起灵绷紧了神经,手慢慢摸到了自己身后的刀柄上。




不对。




这屋子里的气息不对,这种异样的感觉十分熟悉…….那是……




妖气。




张起灵深呼吸了一口气,默默念了一套定心咒,身心俱静下来后,他很快便循着妖气找到了根源。




他看向了自己手里的蜡烛。




这妖气,居然是一只蜡烛散发出来的?




张起灵除妖数载,斩过的妖不计其数,还是第一次见蜡烛幻化的精怪。




他松了手,听到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方才那喊声又响起来,这次却是出于恐惧和惊慌:“你你你,你是除妖师?!”




耳畔传来的细微的风声告诉了张起灵这个误闯进除妖师家里的小妖怪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的事实,他冷笑一声,伸手不知捏了个什么诀,那逃跑的小妖瞬间就给定在了原地。




张起灵慢慢绕到他跟前去。这股妖气并非寻常妖气可比,味道清冽而缥缈,这让张起灵对眼前之物不敢妄下评判,只好出声问道:“你是谁?”




那小妖怪大概真是被吓怕了,一直在口中念念叨叨着“别杀我别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放我一条生路吧”诸如此类的求饶,一直到听见张起灵的问话才停下了絮叨,有点哆哆嗦嗦的:“我,我叫吴邪。”




无邪?一个精怪,叫自己无邪?倒真是个跟身份不符的名字。




张起灵眉头微蹙,问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问题:“你的真身是蜡烛?”




吴邪生怕得罪了这不知来路但看着就很厉害的除妖师,忙道:“是。我本来是佛庙里的香烛,不知为何被人遗落了,受了佛庙里的灵气和香火才化作这幅样子的。”




在他还是一支香烛的时候,是没有时间概念的,意识先于形体出现,一开始他只能听到那些来虔诚上香的善男信女的祈祷,后来某一天,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可以幻出形体了,他从庙台上滚下来,第一次看清了自己一直呆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暗格,不易被人发觉,估计不知是谁上香时将它漏了,不过也多亏如此他才有机会吸收灵气。




他有了形态以后便不甘在寺庙里待着了,索性自己出了庙门,一路停停走走四处游荡,不知时间几何,亦不知天地变化。他览遍了世间风景,见识了人间百态,也结识了和他有相似经历的许多同类,知道自己这样的东西算世人口中的妖怪,并且在一次游历中由一个受伤的兔子精告诉他,这世间有一类人是绝对不要遇见,便是除妖师。他们以除魔歼邪为已任,逢怪必斩遇妖即收,使他们妖怪最为忌惮的一类人。万一不幸遇到,不要硬碰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溜不了就赶紧找地方躲,躲不了被抓住的,那就等着魂飞魄散,或者被丢到法器里炼丹吧。




所幸吴邪运气够好,这么多年游山玩水也从没遇见过除妖师,但架不住被多位同类渲染的天花乱坠,是以吴邪一看见张起灵就立马联想到了除妖师,本来就胆子小的他差点给吓得魂飞魄散。




他满心以为自己肯定走不了了,却没想到张起灵撤了咒,周身一轻,禁锢已经被解除了。




吴邪有点不明所以。




张起灵道:“你走吧。”




吴邪吃惊的张大嘴巴,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你放我走?你,你不收我?”




张起灵摇摇头:“你不曾害过人,我不收你,你走吧。”




吴邪更加诧异:“你,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害过人?”




张起灵默然,吴邪的气息太过干净,而一个沾满鲜血充满欲望的妖的气息是十分污浊的,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的判断从没有出过错。




吴邪如蒙大赦,对着张起灵一脸作了好几个揖,感激涕零:“谢谢你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张起灵没理会他狗腿式的感谢,自己解下了背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和衣在床上躺了下来。




吴邪静静地看完全程,终于忍不住问道:“屋子里好黑,你不点灯吗?”




张起灵一怔,坐起来,凭声音判断出吴邪的位置:“你还没走?”




吴邪摸了摸脑袋,就在刚才,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子里蹦了出来。




“那个……我今晚没地方去了,可以在你这里,借宿一晚吗?”




张起灵仍旧面无表情,吴邪听出来他轻叹了一口气,这时月光正从窗里漏进来,吴邪借着微弱的光芒看到了张起灵的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似古井无波,只是没什么神采。他把身子往里让了让,匀出了半张床:“过来吧。”




 




其二.




翌日。




张起灵起得非常早,吴邪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空无一人,没了丝毫温度。他有些奇怪的是,自己不知道什么从床外挪到了床里的位置,他记得自己睡姿一向不大雅观,那张起灵估计后半夜压根就没睡好,所以才起这么早。




说起来,昨晚的经历还蛮新奇的。他来得晚,寻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黑天了,好容易找到这一处能住的地方,刚准备霸占了,张起灵就回来了,吓得他赶紧变回原形,没想到张起灵是个除妖师,本来以为小命难保,却又绝处逢生,吴邪决定以后再遇到小妖精就拿这件事来吹捧,除妖师有什么好怕的?小爷我都跟除妖师睡过!




 




他下了床,漫不经心的打量屋内陈设——几乎算得上简陋,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以外,空无一物。吴邪不禁有些佩服除妖师这一行,生活清贫的堪比苦行僧,还依然毫无怨言。




清晨的空气总令人神清气爽,吴邪出了门下意识去找张起灵。意外地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匹马,张起灵正背对着他喂马。




他慢慢踱过去跟他搭话:“这马是你的?我昨天来的时候没发现啊?”




张起灵耐心的等着马把草料吃的一点不剩,然后摸到井边,用水桶里的井水洗了把手,面无表情道:“天亮了,你可以走了。”




 




吴邪没有料到这人这么耿直,说借宿一宿还真就是一宿,真拿自己房子当客栈做生意啊。




忽然,他发现张起灵走路有些不对劲,步伐是很稳健,但他走着走着会不时伸手往前摸索一下。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于是悄悄抢先几步走到他面前,果然,张起灵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没有躲开,直直撞了上去。




吴邪道:“哎,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张起灵顿了一顿,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我看不见。”




猜对了。




这样一来,他不点灯的缘故也知道了。想到这,吴邪有些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内疚:“对不起,我不知道……”他追上去,抬手在张起灵眼前挥了一下,对方果真毫无反应,便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试探:“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仍旧淡淡的,仿佛瞎了的不是他一样:“前些年捉妖时被妖气伤了。”




吴邪不知为什么,明明和这个人认识了才不久,偏偏就是看不惯他这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那你没治吗?”




张起灵倒是对他焦急的语气有些动容,他凭声音辨别出吴邪的位置,看着他道:“请过人来看,吃了些药没效果,也就没治了。”




吴邪睁大了眼:“你找的哪里的大夫?不会就是寻常郎中吧?”




张起灵道:“不是,请了族里的专门祛除妖气的大夫。”




吴邪道:“那你们这大夫很一般啊,这伤不重的,我都能治好。”




他把张起灵的沉默当做鄙视,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真的,只要找到琼露就可以治好,我知道去哪找。”




很久之后,张起灵才道:“不必了,一双眼睛而已,我已经习惯了。”声音低低的,和他本人一样听不出喜怒哀乐。




不过短短的一句习惯,不知被他略去了这其间的多少艰难和辛酸。




吴邪一番好意被拒绝,也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生气,反问:“你是因为这个,才讨厌妖怪吗?”




张起灵摇头:“妖亦有善恶之分,我的刀从来只斩恶妖。”




吴邪略略宽心:“那,你会收了我吗?”




片刻后,张起灵一笑,那笑极微极轻,却好似冰雪消融,春风拂面:“不会。”




 




吴邪单方面拒绝了张起灵的逐客令,厚着脸皮跟着张起灵进了屋,他有一种盲目的自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股自信是哪里来的,作为一只妖,和自己的天敌相处的如此和谐,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你一个人生活吗?”




“嗯。”张起灵道,“昨天收服了最后一只妖,这里也不会呆太久了。”




“你要走?”




“明天启程。”




“你要接着去降妖除魔吗?”




“嗯。”




“那你下一次去哪里啊?”




“不知道。”




“那大概方向总有吧。”




“……往西。”




“巧了,我要去拜访一个朋友,他也住在西边,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




“……”




“我保证不会拖你后腿的,你看我这么善良的一个妖,自己出行万一被恶妖抓住了怎么办?我修为又不高的。嘿嘿嘿,张大侠,你好人做到底,既然都肯收留我一晚,那也可以带着我走是不是?”




“……”




 




其三.




到底是自己心太软还是吴邪太粘人,张起灵自己也说不清,但总之,他确实是带着这么一个小妖怪启程了。




 




他们赶了一天路,一直到夜幕降临时才寻到一处客栈落脚。这一天的脚程里,吴邪对张起灵的体力有了新的认识,他一整天几乎滴米未食滴水未进,脸上却仍无倦色。若不是知道他是个如假包换的凡人,吴邪几乎要以为张起灵其实是个妖怪了。




 




他们落脚的这家客栈异常冷清,住宿的当晚张起灵便察觉到他们俩个是这客栈里唯一的客人。




店里的人手,只有一个年逾花甲的店老板,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光景的小姑娘——是老板的孙女,唯一的厨子则是一个中年男子。




按道理来说,这家客栈正设在官道的入口处,午时又正是饮食用餐之刻,按理说客人本不应如此之少,可堂里却几乎没有客人。吴邪观察到三个人皆是面如土色,瘦弱无比。看样子,这店里的生意不好应该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




吃过午饭,吴邪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踱到柜台边,跟店老板聊了起来:“老板,这明明是中午,为何来用餐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店老板叹了口气,因为年迈,双眼有些浑浊,他不得不眯着眼睛,看了吴邪好一会才道:“年轻人,你不知道啊,这附近原来繁华得很,只是近年来,晚上经过这条官道的人总会莫名其妙的失踪,闹得人心惶惶,所以走这条道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小老儿我的生意啊,也是快要干不下去喽。”




吴邪疑惑道:“那您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失踪吗?”




店老板道:“这我倒是不大清楚,不过有人说,是附近来了什么妖怪,要抓人咧。”




吴邪又跟他闲聊了几句,草草结束了对话。转头去找张起灵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他顺着窗户往外看去,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去了后院,负手而立,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都听到了?”吴邪从张起灵旁边走过,看着面前的竹林。




竹子四季常青,眼下正是夏季,应当是竹子生长得最好的季节,但成片的竹子却不合时宜地开起花来,随着花一同出现的还有许多白絮,风过之处纷纷扬扬落了满地,好似铺了一地浮雪。




“竹子开花了。”吴邪喃喃道。他俯身捻下一朵竹花,娇艳粉嫩的花朵,却代表着死亡的迫近,“这里不能呆了,竹子开花,这一带最近必有大灾发生。这里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你觉得呢?”




张起灵确实已经注意到了这里聚集得越来越浓厚的妖气。仅仅呆了两天,这里的妖气就已经达到了不正常的浓度,再涨下去只怕要出大事。




     




“这里的情况有些反常,凭你我的力量解决不了。我要回族一趟,此处不宜久留,你收拾一下,今夜我们就走。”




吴邪点点头,火速开始整理行李:“哇,小哥,你们家还是除妖世家啊?听起来你们家族很厉害啊。叫什么名字啊?”




张起灵呼吸一沉,缓缓地说出了四个字,他曾以为他永远也不会说出这几个字,也永远不会再与那个地方有任何关联。




“长白张家。”




 




其四.




返族的路上并不太平。大概除妖师天生就有吸引妖怪的特性,他们这一路遇见了不少妖怪,有偷偷给路人使绊子的拦路鬼,也有恶作剧的把人关进鬼打墙里的小妖。没害人的精精怪怪,张起灵就只给他们吃了点小苦头略施惩罚,严重的就直接收进法器里炼丹了。收拾这些小妖的时候,吴邪深刻地见识了一番张起灵的实力,他甚至就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就可以完全把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见识过了张起灵的实力,他暗自庆幸自己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然估计早成了要进张起灵肚子的丹药了。




 




而遇到的这些妖怪里,最厉害的当属最后遇见的狐妖。




那狐妖跟了他们一路,妖气不加丝毫掩饰,吴邪和张起灵早已察觉到这股浓郁的气息,只是因为不知对方是何目的,所以两人开始并没有出手,而是不动声色地继续赶路。




一直到两人经过一处河边休息的时候,狐妖看准吴邪独自在河边毫无防备,手掌已经按捺不住地现出爪形,牙齿也变为了尖利的犬齿,朝吴邪扑了过去。




眼看狐爪离吴邪只有半尺,马上就要得手之际,吴邪周身却突然现出一圈透明的结界,狐妖毫无防备,出手的力气登时被结界反弹了回去,吴邪抓住时机,迅速转身,一把扼住狐妖脖子,将她卡在地上动弹不得。




狐妖心知自己已中了两人的陷阱,狞笑一声,身体片刻间便化作了一缕青烟,掌下的空白让吴邪愣了一瞬,他没料到狐妖竟然留了个心眼,使了个障眼法在他手底下逃走了,情急之下,他大喊了一声:“小哥!”




几乎是同时,张起灵的身影从茂密树间一跃而出,他低头念了句诀,霎时间从他指尖飞起一道光芒冲向空中,一声惨叫传了出来,吴邪去看时,只见那光柱正中狐妖心口,将她从空中打落下来。




“方才没注意,倒是让你给逃了,这回你可逃不掉了!”吴邪手中聚气,祭出一柄剑来,向着狐妖劈头砍了过去。




狐妖见他来势凶猛,摸不准吴邪的底细。索性去攻击了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对战局仿佛漠不关心的张起灵,它并不知方才正是张起灵将它打落的,在离张起灵周身一寸外时,一道锐利的刀气从张起灵背后背着的布条中散发出来,布条里的东西似乎蠢蠢欲动。狐妖对此毫无防备被弹出去好远,在数尺外才堪堪站定。连遭两击的它并不死心,很快聚力重新扑了上去,与此同时,张起灵也不再守株待兔。




除妖之人经过日积月累的修行,可习得慧眼,能看透凡人所不能看透之物,张起灵虽双目失明,但开了慧眼,作战时亦有如神助。他一直没有出手,是在静心观察这妖怪的路数。




此刻他已将这妖怪全身命门摸了个透,自然是招招狠厉致命。




几个回合后狐妖便已体力不支,甚至已经现出了原形来弥补消耗过度的妖力。张起灵寻得一个空隙,腾身而起,从袖中抽出一纸符文,迅速贴上了狐妖的额际。他落地站稳,飞速的变换着摆出各种手势,高声喝出一段咒文:“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待卫我轩;凶秽消散,道耆常存。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贴在狐妖额头处的符纸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狐妖顿时动弹不得。张起灵反手从背后抽出个东西,吴邪定睛一看,正是张起灵一直背在身后不肯给他看的东西。那是一把古刀,刀身乌黑,在阳光照射下竟也没有反射出来的光,刀气之重竟将缠在上面的布帛一并震碎了。张起灵凌空劈下一刀,狐妖发出一声凄厉的痛呼,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




吴邪全程在旁边围观,看到最后已然惊呆了。张起灵将狐妖收进法器,喊了吴邪一声才把他喊回神。




 




趁着张起灵去牵马的空当,吴邪一眼看见了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在旁边树上靠着的古刀,怪不得张起灵平时轻易不用这把刀,原来竟然这么厉害。吴邪好奇心重,方才这柄刀威力有多大他是亲眼见识了的,此刻忍不住就想看看这把刀到底是何方神物。他手刚要碰到刀背时,耳畔传来张起灵的一声厉喝:“别碰!”




吴邪被吼得一哆嗦,讪讪地收回手。




张起灵快步走了过来,把刀拿了过去。




吴邪看他那副宝贝样子,嘴里忍不住犯嘀咕:“切,不就是一把刀么,至于这样么……”




张起灵只是把拴马绳解开,对吴邪的牢骚并不在意,解释道:“不是不让你碰,这刀常年斩妖,戾气太重。你靠的太近,刀气会伤到你。”




本来还在抱怨的吴邪脸腾的一下红了,原来自己是把人家的好心当驴肝肺了,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一步一步蹭到张起灵旁边:“对,对不起啊……”




张起灵轻笑了一下,翻身上了马:“走吧。”




 




其五.




进张家的最后一个夜晚,他们在一间客栈住了下来。吴邪在张起灵房前犹豫磨蹭了足有一刻钟,才敲了敲张起灵的房门。




 




“明天,是不是就要到你们家了?”




张起灵还是鲜少听见一向直爽的吴邪这么支支吾吾地说话,心里颇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吴邪面露难色:“我能不能,不跟着你去啊?我在这等你,你去跟你们长老说事,之后再回来,怎么样?”




张起灵问道:“为何?”之前一直要跟在他后边赶都赶不走的人可是吴邪啊。




吴邪索性直说了:“我……虽然跟你处了这么久,但是你看,我毕竟还是妖怪的,你们一家子除妖师……当然我知道你人很好,但是……我修为又不高的……”




张起灵已然知道吴邪顾虑,递过一块玉佩,放到吴邪手心。




“这个送你。”




“这块玉佩乃是由千年寒玉制成,你随身带着,可以敛去你身上的妖气。不必担心。”




 




吴邪在凡间游历多年,古玩宝石也见识了不少,寒玉虽然名作寒玉,却并不如名字一般寒气逼人,反倒细腻温润,自己手里这一块雕工精致,在烛光掩映下隐有光华流转。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他平时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偏喜欢收集这些小玩意,心里对这块玉佩喜欢的不得了,立马喜笑颜开道:“嘿嘿,小哥,你真好。我刚才还在担心去了你们家会不会被收呢,你想的真周到。不过,这玉成色看起来这么好,应该很贵重吧?”




张起灵定定地看着一个地方,目光中蕴含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眷恋和悲伤:“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吴邪一听,脸上的笑意顿时没了,连忙把玉佩塞回到张起灵手里:“你母亲给你的?那我怎么能收?不行不行。”




来的路上,他为了多了解张起灵一点,拐弯抹角地问了他的身世,得知张起灵出生不多久母亲便去世了,父亲在他尚年幼时也因为族变而死。这块玉佩,大概是他双亲留给他的唯一念想。




张起灵直接把玉佩系在他腰间:“你比我更需要它。”




这人说话总是这么简短,语气却多半不容置疑。吴邪在张起灵起身的一瞬间心下一动,直接抱住了他,靠在他耳边,由衷地感叹:“小哥,你真好。”




张起灵一僵。吴邪的气息盈了他满怀,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味道,他想起从前还没有失明的时候,曾见过午夜飘落的月桂,没有香味,只是柔软。




他空着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吴邪迟迟没有松开他,他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慢慢抬手覆住了对方的脊背。




试阅结束~全文见本子啦~有兴趣入本的宝宝可以加群【487359125】交流哦~




 


评论
热度(76)
  1. 张大坑晨曦2819 转载了此文字
    乖乖等本子
  2. 淮阴STA晨曦2819 转载了此文字
    晨晨的试阅出来了!看名字就知道这是意境很美的一篇,适合深夜慢慢的看。啊,盛赞仙侠的瓶邪,我喜!ps我...

© 山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