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安乐

她死了

一九三二(预告)

  在栗树下,钟楼敲了五下。有个女人在唱:

   ”在绿树如盖的栗树荫下,

      你背叛了我,

      我背叛了你,

       我曾以为

       我们永远不分离,

       在绿树如盖的栗树荫下。“

  吴邪下班回家,那个女人抱着一盆衣服,热情的对吴邪说;‘午好!”

  “午好!”吴邪没有停下脚步,他感到十分疲惫,但最需要他加快脚步的是另一件事,一件党绝对不允许他所做的事。天气有些冷了,风吹过单薄的工作服,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更加快了脚步。

   他终于走进了楼道,略微暖和了一些,但煮卷心菜的味道又包裹了他,整栋楼都是这个味道。楼是十九世纪初建的木板屋,现在已经不能用破旧来形容它了。

   他走了几层楼,终于来到门前,准前来说是屋前,党不允许有门,目的是为了让每个党员不再有任何隐私,更加忠心的为党服务。他感到十分饥饿,但是冰箱里除了馊掉的米饭不会再有其他。于是他拿起架子上的一个杯子,上面印着:

        胜利海棠酒

    他撕开盖子一口倒进嘴里。喝下的液体开始令他有一种烧灼感,从喉咙一直到胃里。他的鼻子开始发酸,两滴浑浊的泪水滚了下来。烧灼感渐渐消失,似乎变得没有那样难喝了。

    他开始感到眩晕,他知道,酒精开始麻痹大脑了。他直挺挺的向后方倒去,似乎听不到电屏聒噪的声音。

评论(4)
热度(2)

© 死于安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