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生

头像是遗照

接重启第一百二十章

回到家我洗了把脸,点了支烟,趴在窗台上。月圆如玉盘,明儿就是中秋了。在大脑放空的状态一下,我突然回想起了一个场景。
二十几年前,也就15的年岁,即将中考,成绩菜的一逼。我老爹在我下了补课后骑着大二八车子接我回家。一路上我们爷俩聊了很多,也不记得聊到什么,我老爹叹了一口气说:“你呐,现在不过是为了下一场考试或中考而发愁,但如果你用一点心,就通过了。而大人呐,却总是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发愁,有时是因为养家糊口,有时是因为工作不顺。而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遇到的难题一生可能是第一次也可能就这么一次。更棘手的是,没有人来教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这是一种非常迷茫的感觉,你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你考试的时候超纲了,却仍要接着做下去,你甚至连例题都没有。小邪,也许你现在不明白,以后也未必。但是,我更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我当时坐在车子后面,心不在焉,顺嘴问了一句:“那要是失败了会怎么样?”
我老爹似乎是沉思良久,才答道:“可能事业不顺,或影响家庭,甚至……后悔一辈子。”
再之后聊了什么,是完全不记得了。只有这后悔一辈子在我脑中盘旋良久。

在那之后,我们的下一次长谈,过了十几年。

时至今日,我也该做出选择。即便这选择没有选项,是多选还是单选我也不知道。和老爹说的一样,没有人来教我。
那么,张起灵,我该怎么办呢?

评论(1)
热度(22)

© 云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