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世态炎凉

马放南山


“大胆,你可知罪!”

“臣不知!罪臣为国效力十五年,竟不知何罪之有!”

“放肆!你欺君罔上,勾结敌寇,你该当何罪!”

“臣竟不知陛下该治臣何罪?也罢也罢,欲加之罪,何患无穷!”

“你口出诳语!来人!将罪臣吴邪押下去,三日后,发放边疆!”

三日后,八月十五,吴邪上路,一路押至玉门关。吴邪突然想起十五年前,也是入关,一战成名。

昨日青松今日枯,王侯天子不得近。
少年之后无少年,两鬓微霜昨日黄

春风来,风儿轻,昔日少年功名就,今日而立发边疆。

一路艰辛,走了一年。到玉门关的时候已是片片飞雪,白雪烟被风吹得刮了起来,风霜雨雪夹杂着入了吴邪的脖子,这一年,人世百态俱尝,再无少年傲骨了。

腊月冷的见不到活物。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中军营帐里的人夜夜笙歌,不因环境不同而受影响。一变狮子滚绣球,再变个珍珠倒卷帘。宾客数不胜数,早请早到,晚请晚到,如若不到,锣鼓相叫。

这最后一位,是贵客,当今英勇威武大将军张起灵。吴邪看帐门,这贵客进帐抬眼一瞧,竟是熟人。也是张起灵日思夜想的人儿,竟去了给人看帐门。

他守玉门关第三年,路途艰险,难相见。玉门关外一马平川
丢——啦——

八千铁骑踏平,山河破碎如雨。

陛下还真是放不下他,一壶毒酒赐自尽。罪名勾结敌寇,丢玉关。

畏罪自杀,圣上仁慈,厚葬。

消息传遍,张起灵先是惊愕,后是沉默
三日后,竟是——反了!

外有敌寇
内有起义

求和,不得,正值倾覆,一溃千里。

老马放南山,此生无去处,人不见,峰又青。

评论
热度(16)

© 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