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生

头像是遗照

瓶邪 愿逐月华流照君 试阅2

晨曦2819:

前面点我




其六


到张家时是正午。


“哇,以前都不知道,小哥你们家还真是有钱啊。”吴邪看着雕花漆金的气派大门,不由得赞叹。


张家几乎算是江湖中除妖家族里资格最老、名气最大的家族,其族人的血液非常特殊,生来就为妖所惧惮。因此,为了保证血液的纯粹,张家奉行族内通婚,严格控制着外人的进入。


吴邪靠在门边,等张起灵过去跟守卫递了个通行证之类的东西,大概是证明身份的。片刻后张起灵过来拉他,说已经可以进了。他一开始还有些忌惮,但又不好拒绝张起灵递过来的手,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玉佩,强行催眠自己不要多想,晕乎乎地就被领着进去了。


两人由一位弟子带路,去往张起灵要去的泽生殿。吴邪看了一路风景,偌大的一个张家,人却不多,一路走来也只见到几个零星的弟子,皆身着灰色道袍,行色匆匆。


泽生殿算是张家的议事厅,正是由张家如今的掌门人——道号玄风长老的张启桐掌管。一进门,又出来一个灰袍弟子,告知他们玄风正在闭关,明天即是出关之日,请他们两位等上一日。


 


他们被安排的住处倒是离泽生殿不远。饶是如此,简单洗漱修整过后,天还是已经黑透了。吴邪从敞开的窗外望去,万籁俱寂里的重重楼阁,交相遮掩,隐在深沉的夜色中,倒像是无数蛰伏的怪兽。


吴邪看得有些害怕,抬手关上了窗户。心里想着,小哥小时候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怪不得长成了一个闷油瓶子。


“不早了,你收拾好就快去睡吧。”张起灵的声音淡淡地从背后传来。他怕吴邪刚来张家难免有些不适应,专门选了有两张床的居处,跟他宿在一屋。


“还早。”吴邪满不在乎道。他刚来张家,新鲜劲还没有过去,一心缠着张起灵想让他讲讲张家的事,然而撒娇打滚了半天,张起灵也并没有理他,只好作罢,乖乖去睡觉。


 


房间里只剩下平稳的呼吸声,两个人谁也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各怀心事。


一片黑暗里,张起灵的声音仿佛突然拨响的弦,漾开了一室寂静:“今天是十五?”


吴邪愣了一下,纳闷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心里却还是算了算日子:“是啊,怎么了?”


张起灵坐起来,往身上披了一件外衫。吴邪看到他没有神采的眼睛里似乎也被黑夜衬得有了一点光芒,张起灵对他道:“你想不想跟我去一个地方?”


自然是去的。吴邪亦步亦趋地跟在张起灵后面。夜间行路,两人皆敛去了周身气息。吴邪觉得有点好笑,明明张起灵是在自己家,偏偏搞得跟做贼似的。


张起灵的目的地正是张家最外层的壁垒。又厚又高的一堵围墙,张起灵两步便蹿了上去,悄无声息,猎豹一般灵活又敏捷。


他在墙头上坐下来,回头冲吴邪递了只手。


虽然摸不清楚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吴邪还是顺从地上去了。


人站得越高,看下面的东西就越小,视线也更加广阔。即便是庞大的张家,和外面的世界相比,也只如沧海一粟。


两个人靠得很近,几乎是并肩坐在墙头上。坐了好一会,张起灵忽然道:“你看见了么?”


吴邪不明所以:“什么?”


“月亮。”


后者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张起灵低垂着眼帘,吴邪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长长的睫毛,羽毛一般在微光里轻轻颤抖着。


他道:“我小时候常听师兄们说,每年八月十五这一天月亮都会特别好,今天正好是八月十五,所以想带你来看看,好看么?”


吴邪抬头眺望,很不巧,这一晚天压得很低,原本应该又大又圆的一轮明月此刻只是远处一块不甚明亮的黄斑,被厚重昏沉的云层掩盖着,在夜空中发出的光芒极为暗淡。


吴邪一扭头,对上了张起灵认真无比又充满期待的脸庞,五官精致得犹如神祇,唯有一双眼睛空洞而涣散,黑漆漆的,映不出任何东西。他心里突然酸涩而甜蜜,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自他们认识以来,这好像是第一次,张起灵明确地表示他想要做什么事情。他带他到这里来,请他看月亮,只是因为他觉得今晚的月色会很好。


吴邪把张起灵的手拉过来,对方的手心一片湿冷。


他在紧张吗?他在紧张什么?在担心景色不好看?还是担心他会觉得景色不好看?


他靠在他耳边,轻声道:“很好看,月亮很大,很圆,也很亮。我从来都没看过这么美的月亮,谢谢你。”


他注意到张起灵的表情一瞬间高兴了起来,连他的眼睛似乎也染上了一丝神采。四周静谧,偶有虫声低语,风送花香。


吴邪按了按胸前,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比平时跳动得快了些:“小哥,我现在有一件事情想做。”


张起灵问:“什么?”


下一秒,他感到一个凉凉的,但是十分柔软的东西落在了他的唇上。


 


其七


因为要等上三日,中间的这段时间里难免无所事事,张起灵倒是修行等人两不误,只是吴邪平日里疯惯了,受不了张家的管束,张起灵只好带他来了后山。


后山有一片人力种植的杨树林,它曾是张起灵儿时最常来的地方,每当心情低落时,在这片树林里走一走,幽静的环境总能及时抚平他烦躁的心绪。


时节已经入秋,叶尖上已经染了些许黄色,在枝头挂着,过不多久,就将缓缓落下。


吴邪和张起灵并肩而行,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张起灵是没话说,吴邪则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知从哪里窜出的一只野兔匆匆掠过他们脚边,把吴邪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一躲。他旁边正是张起灵,这一躲无可避免地落进了对方怀里。


等吴邪反应过来,张起灵的手还停在他肩头负责稳住他。两个人几乎贴在了一起,这距离近得过分了些。吴邪连忙从张起灵怀中跳出来。


气氛有些熟悉的尴尬,说熟悉是因为,同样的尴尬出现在昨晚他吻了张起灵以后。那个吻轻柔得不似亲吻,仿佛只是被一片花瓣擦过嘴唇。


吴邪不是很能忍耐这种气氛。在他跟张起灵的较量里,比耐性他永远是下风。


是时候了,有些话,必须要在今天说清楚了。


“小哥,昨晚的事……”


刚开了个头,张起灵却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只是一味地往前走。吴邪终于忍不住,快走了两步站到张起灵面前,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小哥,我接下来说的话,都是认真的,也是想清楚了的。


“我喜欢你,想同你在一起,昨晚的吻不是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想问问,你是怎么看我的?”


张起灵碍于眼睛的原因,仔细思考的样子也像在走神,吴邪等了半天也只等来简短的三个字:“……你很好。”


吴邪一时有些气结,又觉得好笑:“不是让你说这个,我是问你,你是怎么看我们两个的关系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他终于在张起灵脸上见到了难得的局促与无措,虽然只有一瞬:“吴邪,我不懂。”


“你懂我的意思不是吗?你明明懂的。我说得不清楚吗?那我用你们凡人的话说,我心悦你,恋慕你。这样,你明白了吗?”


吴邪目光灼灼,就算张起灵看不见都能感受到他眼里的炙热。然而他没有再回答他。


“你是嫌弃我的身份吗?”吴邪自嘲地笑笑,自己给出自己答案,“是了,我是妖,你是除妖师,我们本是天敌,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呢?”


“吴邪,我不是这个意思。”张起灵认真地回答,“你明白我们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还要意味着什么?我喜欢你,我心悦你,恋慕你,“我想跟你一起去任何地方啊,天涯海角,相伴相随。不是么?”


不是。张起灵在心里否认了他的答案。可他其实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喜欢一个人,抛开那些世俗,不就是想跟他一直在一起,艰难境况一起渡过,悲苦喜乐都与你分享吗?


罢了,罢了。他叹了一口气,他总是顾虑太多,反倒是吴邪这样率真坦诚的性子,才想得更加通透。


“你想好了吗,吴邪?跟我在一起,你会吃很多苦。”


吴邪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张起灵那么镇定的一个人,他竟也从他眼中看出了些许紧张和期待。


吴邪慢慢抱住他:“你知道吗小哥?从那天早上,你决定带我一起走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要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


 


为了打广告继续放一点,全文见本子~戳我一下

评论
热度(22)
  1. 云梦生晨曦2819 转载了此文字
  2. 藏星晨曦2819 转载了此文字

© 云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