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生

头像是遗照

烟【花邪】

       
  上坟,解雨臣突然想起第一次抽烟。黄鹤楼,因为吴邪抽这个。十五岁,一支烟,颤巍巍递到了自己嘴边。不熟练的点烟,烟熄灭了。点了三回,不熟练的姿势,暴露一切。

  挺呛的。吴邪坐在窗户下的水泥台子上,后面是窗户,很亮。楼里是按摩店,时不时传来百转千回的一声。周围是烟尘,没有人,只有他们,属于自己的吴邪。

   他想吻他。于是他抽走了他嘴边的眼。烟草的味道不算好闻,但是这一刻,于他而言,很好。吴邪走后,他一个人抽完了吴邪的烟,呛进肺里不好受,将人逼出酸涩的泪。辣气直逼咽喉,一时间,他几乎要呛住。他尽力的抽完,这来自吴邪的最后的东西。两支烟蒂,一支是他的,剩了一大半,另一支是吴邪剩下的,抽完了。吴邪起身走了,没有回头。就这样下楼,干净且利落,不给他留一丝幻想。

    后来楼废弃了,没什么人了,拆之前解雨臣上来看过一眼,都还在,连那两只烟蒂也都在。他捡起他们,小心的放入兜里。那一日柔和的光,打在他们的脸上。今日暴雨,雨点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的,像极了他乱糟糟的心情。他从楼上下来,外面雨点如麻,淋了一身雨,西装被水浸湿,软塌塌的贴在身上。雨打在脸上,顺着下巴流下来,有一些吸进了鼻子里。真奇怪,雨是热的。

   解雨臣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掏出两支烟蒂,连同纸钱一起烧了。起风了漫天的纸灰飞舞,落在他的头上。

              ——END——
————————
第三次抽烟的场景,晚上想起,挺悲伤的

评论
热度(17)

© 云梦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