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世态炎凉

一方净土【一】五个月来久违的更新

  零八年的时候,我收了一面鼓。按说没什么稀奇的,听伙计说,鼓面是拿人皮包的。温度升高还能显现出花纹。本来我想上手试试,但听到是人皮后我立马打消了这个想法。收来的货没发退,我只好把它扔在仓库里落灰。久而久之,我就忘了还有这么个东西。一零年之后,我因为闷油瓶的一些事又跑去西藏。回来的时候,几乎就剩下一口气,我和胖子身心俱惫,这面鼓都被我抛出银河系了。之后又是几年,仓库一直没有清理,灰大的能呛死人,也没有人注意到在仓库的角落里,还有一只鼓。
   时间一转眼就到二零一五年,我和胖子把闷油瓶接了出来。在去福建之前,我们去仓库里收拾出一些东西准备带走,但这一收,却是收出了别的东西——一面鼓
  鼓的式样很新,也看不出来算是哪个种类的,在我的记忆中几乎不记得我收到过这个东西。即使收了我也从未打开过,箱子上的快递单上写着我的名字,时间是零八年。我想了很久,模糊的记得几年前好像是收过这么个东西。
   胖子打开箱子,拍了两下,鼓声很闷,似乎是鼓腔里有什么东西一般。“天真,你这是收了个残次品啊!”
   “听伙计说,这东西还是人皮包的,温度升高还能有花纹显现。那卖主因为这个故意抬了不少价呢。”
 
   “哟,该不会是张家哪个倒霉蛋死后被扒皮做鼓了。你说是不是啊,小哥?”胖子捅咕了一下闷油瓶,他没有理我们,不过身形一僵,就走开了。
  “得,把这个也带着。等到了那边让胖爷好好研究一下。”胖子那胶带重新封上,抱着箱子就往车上放。
  走了有小半个月,我们一行人终于到了福建。最后往雨村走的时候,就只是山路了,坑坑洼洼的,把我颠的七荤八素。我这两年身体不好,再经不起大折腾了,不过总算是安稳下来了。
    从二零零五到二零一五,我们终于可以安稳下来。

评论
热度(8)

© 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